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

【正副队】电影中的二三糖

·CP滤镜八百米厚。

·存在延伸创作。

·台词仅凭借三刷回忆,错误的地方请诸位指出。

·修正。(感谢 @消失的木九 )


 

1.蛟龙一队队长有一个临沂舰众人都了解的习惯——有事没事叫“徐宏”。

 

——徐宏,快催催看车修好没。

——徐宏,没事吧?

——徐宏,徐宏,徐宏!


2.徐宏习惯性地向他的队长“隐瞒”自己的伤势,他的队长已经扛起了整个队的责任,自己的一点小伤就不用再让他分心了。

——在蛟龙一队遭遇迫击炮袭击后,徐宏发现了汽车上的炸弹,然后开始拆除。其间,因为顾顺、李懂遭到对方狙击手狙击,敌方有机可乘对车队发动了第二轮迫击炮袭击。副队所在的汽车就遭到袭击,被气浪掀出汽车。队长跑过来,徐宏却只是说:“没事。”

——在坦克战后,徐宏倒在地上,看见向他奔跑而来的队长只是笑着说说:“还行还行。”然而在后续的抢“黄饼”行动中副队并没有参与,或许他的伤势并不像他口中那般——“还行”。


3.杨锐也许知道自家副队总是笑眯眯地隐瞒自己的伤情,所以他总会下意识地关注徐宏。

——沙土掩埋后,被队友第一个救出来的杨锐第一反应是:“徐宏!徐弘呢?!”

——在无人机解决了敌方坦克后,杨锐的第一反应是去查看徐宏的伤势,而不是那位未经特战训练的记者。


4.“我会去救那些必须去救的人,却会陪你同生共死。”

——在第二枚炸弹临近爆炸时,在把夏楠推下斜坡后,杨锐狠狠地把徐宏从汽车底下拖出来,那个瞬间杨锐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死里逃生,只是“放弃徐宏”这件事情从来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。


5.永远会回应你的话。

——“这是一场硬仗,”杨锐扫过蛟龙一队的队员,“平安回家。”

——“队长,任务完成了。”徐宏靠在飞机内壁,艰难地说道。


6.无条件的支持。

——八对一百五十。

——“我们要把所有人都救出来,”杨锐说道,“有什么方案吗?”

——徐宏他顿了两秒,说:“我们可以让佟莉与人质互换,然后炸掉入口,直接带着人质从沙漠到集合点。”

——他不是在犹豫这个作战目标的可行性,而是在思考达成目标的最优方案。


7.“吃醋”

——夏楠跑过来说:“你们现在都人手不够了,只能拿我去换邓梅,我比较像。”

——徐宏:“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。”

——杨锐:“我觉得这个方案不行。”

——接下来林导给了徐宏的一个特写,那个瞬间副队的眼睛似乎更大了。


8.为什么叫家长组

——“队长,舰长有一些特殊任务要交代。”徐宏说。

——“好。李懂,带顾顺认识一下队员。”杨锐熟稔地跟着自家副队离开。

——新来的狙击手和一队的观察员就目送着队长和副队长一起离开,以后他们就会习惯两位队长的相处方式。


9.谈心

——“人救了,家却没了。”徐宏的脑海中不住地闪过那个男人仿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的恳求。

——杨瑞叹了口气:“这个国家已经乱成这样了,我们能做的,也只是完成任务。”

——这些压在他心里的话不能对队员说,却能和队长交谈。

——危机时刻一念之差便能决定生死。他说出来,也就放下了——即使是暂时的放下。


0.演员:刀是什么?不存在的。

——(摘自微博)张译(杨锐饰演者):“此后,他的体内就像填满了定时炸弹……有些结局,不知道,也就不残忍。你看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杜江(徐宏饰演者):“定时炸弹?easy easy I will handle it 【微笑比心×2】”

——(路演问答)关于小惠

“她已经有一个特种兵哥哥了,不能再有一个特种兵恋人。“


或许他们已经深陷爱恋,却不自知。

评论(9)

热度(120)